傅阿斐。

[双曼-现代特工AU] Roommate㈤



这一天,深棕色的厚重窗帘被于曼丽扒开了一个小小的角,她巧克力色的头发和窗帘几乎融为一体。
就在三十秒前,她从床上蹭的一下坐起来,又蹭的下了床。几乎是闭着眼睛摇摇摆摆地飘过去拉开窗帘,又像认输似的飞速爬上床把小脸埋在枕头里。

在十五个小时以前,她正在某酒店的天台踢断八九个肌肉男的肋骨,顺便在汪曼春将几个大汉勒到窒息之后向这些脸色发紫的家伙补了一枪以防万一。

她们两个顺着钢索向下,在不到十秒内从三十层楼的高度瞬间到达地面。本来就有点眩晕的于曼丽被她的室友亲吻得天昏地暗。

两具新鲜的肉体迅速交缠在一起,于曼丽的背脊紧贴着墙壁。裸露在空气中的肩膀因疼痛的欢愉而轻轻颤抖。她不断送去她的腰肢,不断索取获得。

她们从夜晚的小巷,到封闭的电梯,再到柔软的床垫。乐此不疲。

此时浴室里的水声已经停了。汪曼春光着脚,悄悄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她一边擦着略微长过肩膀的头发一边晃进了厨房,十分钟之后端着两杯咖啡走进了卧室。

值得一提的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两个姑娘的卧室自然而然地变成了一间。原来于曼丽住的较小的那一间,被改造成了武器库。于曼丽是很不乐意的,可惜这确实也是石头剪刀布的结果。

咖啡杯被汪曼春稳稳地放在了床头。
“于曼丽,起床。”汪曼春单手端着自己的那一杯,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又一口,而于曼丽完全视而不见。她慵懒地将自己翻了个面,嘴里哼哼着抻了个动作极大的懒腰,身下的被子被扭成一团。

“我刚刚已经起过了,从床到落地窗那里,走过去分明很远好不好?”于曼丽眯着眼睛,右手挡住半张脸,她视角里的汪曼春被拉长成了一个瘦高的影子。

汪曼春看了眼只有两步的“很远”的距离,喝了口咖啡。那只小白猫安静地躺在她脚下——像毛绒玩具一样横着躺——也没有完全醒过来。

直到失去耐心的汪曼春一把将掩在她身上的薄被彻底掀开,于曼丽才伸开她纤细的大长腿在空中晃了晃表示妥协。

成堆的A4纸看似毫无章法地堆砌在书桌的每一个角落,汪曼春慢悠悠地展开南田洋子办公室所在大楼周围三千米以内的详细地图,又喝了口咖啡。

“这一栋?”于曼丽的手指滑向地图。
“对,这栋楼701,是绝佳位置。”
于曼丽展笑。

……

黑色西装长裤微微摇动,高跟鞋踢踢踏踏地响起。由远及近。
南田洋子办公室的木门被推开小半边,汪曼春侧身而入。皮质转椅上的日本女人签字的手移动流畅,丝毫显示不出她应有的惊讶。但汪曼春可以确此时这个女人心里一定翻江倒海。
“来了?”
南田洋子终于开口。

“一切都好了。”
汪曼春自顾自在一旁翘腿坐下,她不加修饰直奔主题,毕竟现在她也不是很想和南田洋子谈天说地。汪曼春渐渐晕开一个微笑,“本想事成之后立刻赶来的,就怕你看到会晕血啊。”

南田当然狐疑,按照原来的计划本不该这么迅速才对。到底是是自己高估了于曼丽那丫头的能力,还是低估了汪曼春的杀人能力?她抬眼望向汪曼春,不促不缓地拍了几下手掌。这掌声恐怕只能用干巴巴来形容。

汪曼春递上原先准备的证据,一齐摆到木质方桌上。原本这些东西的准备就很麻烦,比如说不顾于曼丽的哀嚎从她那里剪点头发,但后面的抽血于曼丽倒爽快了很多。这是汪曼春无法理解但可以预见到的。南田的眼睛很敏锐,她能感知到汪曼春是否真的带回来了她想要的东西,如果不是这一点的话,汪曼春也不会准备得如此周全。毕竟南田已经活不到可以带着些证据去验DNA的时候了。

“我没有看错你,你一直都是我最得力的干将。”南田将所谓证据推到一边,扯出一个笑容。

“…我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汪曼春挑眉,余光瞥着南田洋子额头上的红点,她居然想笑。迅速调整了面部表情,汪曼春的身子向前探了探,“如果不算这次的话。”

南田洋子脸色突变,震碎的玻璃将子弹传头头骨的声音盖了过去,那颗染血的子弹越过汪曼春直直地嵌进另一头的墙壁。温热的血液迸发沾染上了汪曼春的脸,她眨眨眼睛,睫毛上细密的小血珠就凝结成血滴从她脸上滑落。


她缓缓地转过头,朝着窗外的某个方向笑了笑。

[双曼-现代特工AU] Roommate㈣



汪曼春一大早就去找明楼聊天。

她远远就看见自己的师哥端坐在大得夸张的皮质转椅上等着她。神情一如既往地平静,枯燥,深不可测。她踏着十二厘米的恨天高扭着腰缓缓走向他,几乎将自己的每一步都做到了完美。从办公室的大门走向明楼的木桌,她没有犯任何的错误——明楼口中所谓的错误。

“不错。很有长进。”原本一直盯着她的明楼在她坐下之时突然移开了目光。“你找我,一定有事。”

汪曼春撩开额前碎发露出青紫的眼眶,“这个。是不是他们做的?”

明楼笑了,“什么?他们?”

“师哥,你是做什么的我不是不知道。这天下,还有你不知道的事儿呢?”汪曼春陪着他笑。

“王天风,知道是谁吗。”明楼双手握在一起搁在案几上,问句硬生生变成了肯定句。

“王天风。那姑娘的上司。”汪曼春怕他不明白,又补充一句,“就是那个跟我一起住的姑娘。”后来她意识到对于明楼这样控制全城消息流通的人,自己这样做实在多余。

“他认为于曼丽在他的计划中占了相当重要的位置——甚至可以说,她已经完全掌握了王天风的全部机密。如果这个时候她落在别人手里,未免会生出一些麻烦。”明楼抬眉看了看汪曼春,沉默片刻才向她开口。“而南田洋子,有着同样的顾虑。”

汪曼春愣了。她极力克制语气的不稳定,“他们的意思,是想让我和于曼丽一起消失了?把我们两个当傻子,坐收渔翁之利……”汪曼春的后背发凉,脸上却笑。“这计划真不错。要是我,我也这么干。那跟现在这件事,有什么联系?”

“哦,这个啊。”明楼马上接过话,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我安排的。这样你才能心甘情愿来找我。”

汪曼春换了个坐姿,眯着眼扬扬嘴角。

“那先谢谢师哥了。”

……

汪曼春回家,于曼丽就坐在沙发上。一身露背酒红色连衣裙,还是两边开叉的那一种。她把头发烫回来了,指甲染回来了。怀里抱着只小白猫,它正睡着觉。

汪曼春从包里扔出录音笔,它在茶几上弹了几下,最终在于曼丽面前停下。她很平静地伸手拣起来那个小玩意儿,很平静地听完。

“什么时候动手,汪处长。”她怀里的小白猫闻声呻吟了一声,在沙发上打了个滚。

“什么时候都行,于小姐。”汪曼春缓缓解开衬衫的第一颗领扣。两边膝盖分别压在她的两腿旁边,将她整个人摁在沙发上。

“汪处长,我们才认识第一天。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啊——嗯?”她挺起腰,主动凑上去含住汪曼春的下唇。而汪曼春毫不客气,她顺势将舌尖探进去,撬开皓齿与她的温软纠缠在一起。她不松口,于曼丽也不示弱。她的手抓着汪曼春左肩的衬衫稍稍一推反身跨上汪曼春的腰。同时向她投出一个胜利的wink。

汪曼春缓缓拉开于曼丽身侧的礼服拉链,她看见于曼丽半边雪白肌肤都露在空气里。她用手去吸食于曼丽身上的火——直到于曼丽手里的匕首抵上她的脖子。

“给我个理由相信你。”于曼丽的红色口红被弄得很乱,嘴唇又像是被汪曼春亲得发肿。

汪曼春觉得很好笑。她的枪口抵上于曼丽的小腹,她的手很稳,于曼丽只感到冰凉。她的手久久都没有移开,她笑着——上栓,扣动扳机。

喀嚓一声。





于曼丽怔在那儿,不敢动,只有那双常含着情的眼睛不停地眨,一下接着一下。然后有泉水从她眼睛里涌出来。她被汪曼春吓傻了。

汪曼春从她手中抽出匕首随处一扔,又伸手抚摸她的背脊,顺着脊椎缓缓的滑下来,拍了两下。她吻去于曼丽的泪水,摸了摸被汗水浸湿的头发。

于曼丽在她怀里抽泣,但睁着眼睛。她大口喘着气,指节发白。

她沦陷了。被驯服了。

——彻彻底底地。







[双曼-现代特工AU] Roommate㈢

*这章很乱。
*我大概是把我一直很痴汉的明楼私设成了反派,而王天风和南田洋子分别是二位的boss?
*我觉得看到这里,一些小可爱们就快要猜到剧情走向了。
*噢对了............明天就要出门去日本(本是谁)大概要等个五六天再来更下一章。抱歉啊各位(一把鼻涕一把泪。

*车,是早晚都会有的。








她们的同居生活实在是很平静。值得一提的是有一天汪曼春帅气地抄起墨镜与黑色皮包在出门之前还不忘捏一下于曼丽的翘臀,然后....然后.....她出门就摔了一跤。

还有一天,她们共进了晚餐。于曼丽有点喝多了,她拄着飞满红晕的脸歪头迷离地看着汪曼春,好像下一秒就要睡着。汪曼春假惺惺地问她怎么会爱上写作,而于曼丽本着专业素养在喝醉的情况下瞎掰了整套关于梦想的故事,期间还适时掉了几滴眼泪,不知道的还以为真有这么一回事儿呢。

后来汪曼春把她扛回了家。为了防止她吐在床上,汪曼春陪着她在马桶边上坐了半个晚上,而后半个晚上她俩只是出于疲劳而倒在了一张小床上。期间汪曼春醒了一次,她悄悄地啾了一下于曼丽的睫毛随机迅速转过身去背对于曼丽。

下一秒于曼丽猛得睁开眼睛,心跳好像飙到了每分钟二百次。

她们甚至挑了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出去野餐,后来发展成了发呆大赛——因为二人都不想透露过多东西给对方。

然后她们开始聊点爱好,比如说电影音乐什么的。汪曼春很想问于曼丽喜欢哪一款机枪,这样明年于曼丽生日的大礼就可以令她少费一些心血。当然,这没发生。

......

直到有一天,出现了点状况。

这一天晚上九点,汪曼春回到公寓,没有发现于曼丽——但她倒是发现了自己身上的淤青,眉骨好像被人打断了,右腿膝盖有些阵痛。胸腔充血,眼眶发麻。这可不是个好预兆,汪曼春想。

——最可怕的是,她完全不知道这伤是哪儿来的。

近十一点的时候,于曼丽回来了。

她静悄悄地推开门但她身上的纯白色纱裙还是无法让她融入夜色,她将长发挽到耳后打算以优雅的姿态脱掉高跟鞋但她随即被身后的声音吓晕过去。

“汪曼春,你没事儿不开灯在沙发上坐着干嘛呢?省电费也不用这样啊。”她极不满地哝咕,朝着沙发上那个模糊的人影抱怨,同时伸手开了灯。

她差点又晕过去。

汪曼春仰躺在沙发上,见着了她就扬了扬完好无损的那半边眉毛并朝她挥了挥手。

“小姑娘晚上好呀。”

......

汪曼春坚持不去医院,按她告诉于曼丽的原话,她说她怕护士姐姐拿针管抽她的大脑去做实验。于曼丽翻了个白眼,“姐姐,你也得有脑可抽啊。”

于曼丽将沾着碘酒的棉签按上汪曼春的伤口,汪曼春的下巴轻轻搁在于曼丽的肩膀上。于曼丽能感觉出每次她的力道加重,汪曼春都会在她怀里轻轻颤抖。可是汪曼春从来都不承认她很疼——她只是硬生生地把声音转化成一口一口吸进去的凉气。

于曼丽的心口突然有点疼,她觉得,自己绝对是被这个女人给传染的。她心中有个小人在嘲笑她。

“外伤也传染的吗?”

于曼丽用枪把这个小人打了个稀烂:“难道不能?”

......

她们两个各占了沙发的两头。两双脚与小腿交织在一起,隐没在空调房的薄毯下。于曼丽给汪曼春切了块西瓜,而汪曼春坚持要于曼丽喂她。

——所以她错失了吃西瓜的机会。

汪曼春仅用一只手将电视频道换来换去,最终电视的画面停留在孙红雷的《潜伏》上。汪曼春迅速瞧了瞧于曼丽,发现她的表情终于流露出了一丝丝的尴尬,仅仅是一丝丝,都能让汪曼春感受到胜利的喜悦。

“怎么,你喜欢看谍战剧啊?”

“喜欢啊。”汪曼春换了个姿势,她的脚滑过于曼丽的大腿。她朝于曼丽微笑,但由于脸上的伤这个微笑终于变成了于曼丽眼中的冷笑。

“我最喜欢看的就是那种正反派主角相爱相杀的戏码了。你觉得呢。”汪曼春用了肯定句。

于曼丽突然慌了阵脚。她含含糊糊地答应,然后递给汪曼春一块西瓜,“噢对了。你要不要回忆一下你怎么搞成这样的啊?”

汪曼春眯了眯眼。她其实刚刚一直在致力于这件事,但丝毫没有进展。但她多年的经验告诉她这肯定与于曼丽有一定联系,况且她推断于曼丽会渐渐卸去自己的伪装故意留给自己线索去发现她的身份。这样显得我有面子一些嘛,是吧。

她觉得于曼丽早就已经看出来,或许早就知道,她们彼此欺骗又各自自以为是的愚蠢把戏。

于曼丽闭上双眼深吸了一口气,整个人陷进沙发里。她真正的判断是:她对自己的目标一无所知,甚至不知道她如何受伤为何受伤。于是她推测对方已经快要认出自己是那个雨夜练广播体操的美女特工,并且对方正故意装傻。

或许我该找个时间坦白,或许.....我先把头发烫回来?

夏夜的水汽氤氲在小公寓里,汪曼春洗过的头发打湿沙发,坠落的水珠沾在她的睫毛上,她感觉那很重,而且一点也不富有诗意。

没有什么比于曼丽摇曳的笑更具有诗意。

.....好吧,她趾高气昂的下巴也许略胜一筹。

或者是操弄女式手枪的手指的茧呢?

她有点迷恋于曼丽了。

——这同样不是一个好兆头。你知道,每次当汪曼春这样认为的时候,那就是真的大事不妙了。

......

深夜。汪曼春做了一个梦,她看见金丝边眼镜框,笔挺的西装和打满鞋油的布洛克皮鞋。

她看见肩上的徽章,精致的袖口,它们主人的手攀上笔挺的西装。上下浮动,好像是在拍西装主人的肩。

还有黑色的礼帽,仰首阔步的皱纹,牙齿向咬合的诡异响声。

她想起了明楼,毒蜂,和南田洋子。

她突然惊醒。

什么都忘了。

但她好像隐约地感到恐惧,随之而来的是一个深刻的名字。


“.......明楼。”

[双曼-现代特工AU] Roommate㈡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
*没做到日更哭哭,毕竟已经过了十二点了




“你好,我叫于曼丽,刚刚毕业,是一家杂志社的编辑。”

汪曼春上下打量了一下面前站着的新室友。从脚趾到发丝儿凡是她目光所能遍及的地方,全部散发着一种信息:“我又清纯又傻,只会傻了吧唧地写小说和影评,根本不知道你是谁。”

于是汪曼春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她亲切地握上这姑娘的手,“汪曼春,学的是金融,现在还在读书。幸会。”

“励志呀,博士?”于曼丽的眼睛一弯弯,汪曼春就腿软。

“嗯。读书挺充实的。”....而且还可以用去图书馆学习的名头掩饰彻夜不归。汪曼春在心里补充。

于曼丽点点头表示赞同。同时她自觉地把包扔在了沙发上,挨着汪曼春坐了下来。汪曼春能感觉到她
身上的少女香气,不是香水,而是扑面而来的雌性荷尔蒙。汪曼春不动声色地离她远了些。

“哎呀。”于曼丽浮夸地——或许只有汪曼春认为这浮夸——叫了一声,又故意离汪曼春近了一点,“你吃饭了吗?这都快中午了。”

汪曼春大方地接受了现实。她把头凑到于曼丽跟前,此时她俩的鼻尖只隔十厘米。她微眯着眼睛直视着于曼丽,她甚至有了要在于曼丽水汪汪的眼睛里游泳的奇怪想法。她一边自认为性感地压低嗓音一边回答,“你想吃什么,我请你呀。”

于曼丽移开她自己的小脸,深呼一口气离开柔软的皮质沙发,优美肌肉线条的手臂打开冰箱门并捞出几根青菜,“没关系,我可以做。”

汪曼春露出“姑娘你好贤惠啊”的标准性笑容,心里在骂娘。她坐在厅里望着于曼丽在厨房里移来移去,可怕的是每当于曼丽切西红柿的时候汪曼春都会把它脑补成一颗人头或是别的什么部位。

还有于曼丽的小腰和翘臀,她突然想起来那个下雨的夜晚:于曼丽扬起大腿就要往她脸上踹,那架势基本可以媲美第三套广播体操。汪曼春记得那个时候眼前的姑娘好像是卷发,还是她特钟爱的大波浪。那时候于曼丽开口就是冷冷的烟嗓,不像现在这样软软的。

总之,如果汪曼春不事先知道这事儿,她根本无法将这两个女孩子联系到一起。她甚至还在暗自苦恼,到底哪个是真的于曼丽呢?后来她觉得自己纯属多余,那些都是次要的,可爱最重要。

终于于曼丽与饭菜的香味一起从厨房飘了出来,她端着盘子在汪曼春眼前虚晃了一下随即绕到餐桌将那盘番茄炒蛋放在正中央。随后她又这么走了好几回,什么菜汪曼春也没看清。她的视线全在于曼丽身上:骄傲,纯真,渴望肯定,小姑娘。

淋漓尽致啊,淋漓尽致。

说真的,奥斯卡怎么就跟于曼丽擦肩而过了呢?

......

于曼丽与汪曼春对着坐。她笑眯眯地看汪曼春吃进去自己做的菜而感动得要哭的样子,汪曼春夸她是编辑里最会做菜的,厨师里长得最好看的,长得好看的里最善良的。她觉得,这一点也不阴险,不变态,不心理扭曲。

于曼丽想说话,但却被对方抢了话头。

“曼丽啊,你从哪儿学的这些啊。你家里有弟弟妹妹?”

好样的,她开始叫我曼丽了,而我们才“正式”认识两个小时。于曼丽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没有啊。自己做着自我娱乐嘛,我们主编喜欢去我那儿蹭吃的。你呢?老板人好吗?”

“你忘了,我在读书呢。”

于曼丽抱歉地笑笑,“我吧,记性不太好。”

一轮试探过后,于曼丽几乎昏昏欲睡。上海的夏天真的太热了,热到她想脱光了在地板上趴着——她本可以做到的,但却命苦地多了个杀人不眨眼的室友。

她悄悄地用余光看起了汪曼春。眼前这个人和自己的想象也没有太大出入。长头发,大眼睛,永远的大红唇。只是在自己的脑海中这人是极高高在上的,在从前相遇的时候于曼丽故作镇定地留下了个冰美人儿的好形象,可她心里是虚的,她觉得在汪曼春面前会迷失自我。她用手拔着茶几上那盘仙人掌的刺,一根接着一根。阳光认真雕琢过后的汪曼春的脸,成为她的全部视线。

“世界怎么能有人,比我还好看呢........”

最终。她嘀嘀咕咕地,抱着仙人掌,睡着了。

......

晚上于曼丽从浴室出来刚要踏进自己的房间,汪曼春迅速将电视机设置为静音。

“曼丽,你有男朋友吗?”

“没有。”

“女朋友呢?”

于曼丽想了想,“...没有。”

“.....”

“那你呢?”

“我..?”汪曼春愣了一下,不过她还是扭过身来撑着手臂看了看于曼丽,以调戏为目的地挑了挑眉。

“就取决于你呗。”

[双曼-现代特工AU] Roommate㈠

*全员私设。
*微量ooc慎入。
*这只是一个au逻辑不是特别严密如果有了bug请求各位看客原谅。



于曼丽度过了一个极其不愉快的早晨。
一丝阳光执着地穿过密不透风的窗帘直射在她的鼻尖上,惹得眼珠在耸拉的眼皮下转了几圈。而她彻底惊醒于自己的英国短毛猫咻得一声踩在她的胸上,她瞬间从床上跳起来疼得嗷嗷叫唤。接着她又接到了她老板的催命电话。

“喂,于曼丽,希望你已经准备好要出门了。”蓝牙耳机的那头显得很急切,又很焦虑。而于曼丽完全没有搞懂这是为了什么,她正把自己的牙刷慢悠悠的塞进口腔里。

“你的目标现在位置是本市x小区七栋601,她正找一个室友。明白了吗?随便编一个什么身份混到她身边去,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于曼丽还想再说话,但迫于满嘴的泡沫和急躁的老板,她终于还是在电话这头无奈地点了点头——虽然这什么用都没有。

她的目标是个叫汪曼春的女人,组织给她提供的信息中表明她是一个极阴险变态又心理扭曲的女人。而在与汪曼春交过两次手并全部败北的于曼丽心里,这个该死的女人有着该死的好身材,而且她总是带着个鬼面罩,看不清是什么样子。最主要的是,在她完全可以敲断于曼丽的肋骨的时候,她却故意让于曼丽顺利逃脱,连头发都没掉一根。

于曼丽理所当然地把这当作羞辱。

她愤愤地想,同时努力地把自己花了几百大洋做的酒红色指甲卸掉。然后她又去拉直了头发,小跑去衣帽间翻出了一身白色连衣裙。

她仰头瞧瞧镜子里的人,露出友好而青涩的微笑,满意地出了门。

.......

汪曼春瞅了眼南田洋子办公桌上的座钟,凌晨两点半。她打了个哈欠,理了理制服的袖子。

“以前这个美好的时段,我不是在约炮就是在杀人。”汪曼春腹诽,并不满她的老板。按照她的理论:凌晨两点半,普通人在睡觉,少数人在狂欢,而只有南田洋子这个女人可以变态到选择这个时间派送任务。

她拣起桌前一沓文件中的一张,目光迅速扫过全篇内容——当然包括于曼丽那张漂亮的脸——随即又将它毫无痕迹地放回原处。

“这个意思是说,我们互相了解彼此的底细却要装作对彼此一无所知同时要从对方嘴里撬出情报。”

“...而且不能中了她的招。”南田洋子静静地补充。

“这听起来好蠢。”她抗议。

而南田洋子面不改色。这相当于无声地回答了汪曼春:抗议无效。

汪曼春从椅子上唰地站起来活动活动坐麻的小腿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南田的办公室,与此同时汪曼春需要一个室友的消息正传入于曼丽老板的耳朵。

......

当于曼丽嗒嗒的高跟鞋声越走越近之时,坐在公寓沙发上的汪曼春干掉了咖啡杯中的最后一点渣滓。她精致的妆容完美掩盖了整夜不睡的疲劳,而且她知道,游戏才刚刚开始。


TBC.

【Spideypool】Bacio(泪痣虫与狭小空间play)

.............抱着手机傻笑。

AOzero:

Attention:


1、设定是泪痣虫!!终于又要写泪痣虫啦!


但是NC-17。我居然又拿他开车,我心都痛了(。


   写给奶太太的狭小空间play!啃香浓甜奶一口!


2、高中AU。不过大家都没有超能力,都是普通人,铁罐的英雄能力是他自己与生俱来的w我就是很想写复仇者学院里的小铁罐,他实在太可爱了呜呜呜(又一个复仇者学院铁罐沼民(x


以及,Wade没毁容。金发碧眼的帅哥,是的。这也是少女心要素的一大体现嘛!虽然毁容的Wade也苏到爆炸,但我忽然想写傻白甜的金发23333【不


3、虽然写的是分手梗,虽然又是分手梗,但还是傻白甜(x


4、高中生谈恋爱,没有什么逻辑可言,少女心一抓一大把,以及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废话那么多写了那么长,请不要打我2333


 


 


 


OK?


 


 


Bacio


by AOzero


 


 


“我觉得我想要和你谈谈。”


Tony是这么开口的,透过书柜上书籍间的缝隙看着他。Peter在把书拿下来的同时瞟了他一眼。他知道Tony已经把声音压得足够低了,并且选了一个比较舒缓的语句来表达自己的愿望,Peter对此表示感激。


但他不是很想和Tony谈谈。


“如果是那件事的话,请允许我说不。”他说,把书放回去的时候刚好挡住Tony的一只眼睛,Tony偏过头,试图看见他的眼睛。


“嘿,Peter,Peter,我们真的需要谈谈。”Tony急匆匆地说,他在Peter往书柜边走时追了上来,脚步轻盈,尽量让他的钢铁靴对地面温柔一些,一边对Peter絮絮叨叨,“我知道你现在很悲伤很失望很什么乱七八糟的,但你真的不应该——”


他们路过了阅览桌,那里的一个学生满脸埋怨地朝他们竖起食指,Tony只能再压低了些音量:“我是说真的,我们都希望——”


Peter环顾着周围,叹了口气,对Tony说:“我们出去说吧。”


 


这一切大概是从两个月前开始的。两个月前,他和Wade分手了。而第二天,Tony就开始劝他和Wade和好,一口气劝了两个月。Peter根本不知道他到底为什么那么执着——如此关心学弟的感情生活,实在不像Tony会做出来的事。


“说吧Tony,”Peter抱着双臂,看着对面的Tony。他们现在站在走廊里,Peter靠在墙上,Tony环视着四周,看有没有人注意这边,“你又有什么理由了?”


“拜托,Peter,”Tony叹着气说,“我真的非常,非常希望你和Wade和好。虽然他是个混蛋,这一点我们都知道,但是他对你一直都挺好的……”


“你到底想得到什么?”Peter忍不住问,他有些无奈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Tony,一开始你一直在劝我和他分手,现在我如你所愿了,你怎么又轻易地改变你的立场了?如果是为了什么赌约,我希望你就此停手吧,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什么?不!当然没有什么赌约!”Tony惊讶地说,他晃了晃自己的双手,“我只是——唉,”他叹了口气,看上去有些沮丧了,“我只是,听着,你和Wilson一开始在我们看来是不可能的,你知道吗?我和他一个班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真不相信有人会能和那家伙待在一个房间里超过五分钟,但你居然要和他交往。你可是我很看好的学弟,你同意的时候我觉得你一定是被扳手砸到脑袋了。我们一开始都给你们的感情下了定论,说一定不会有结果……”


“你们现在都是赢家,不是很好吗?”Peter笑了笑。


“不好!”Tony说,他撇撇嘴,“虽然我们下了定论,但你们还是在一起了,而且还交往了一年。一年啊,伙计!太超乎我们的想象了。我认为这就是世界上仅存的真爱了,你们的感情让很多人看到了不可能的可能性……你知道的。我不想让你们就这么结束,Peter,真的。”


Peter头疼地闭上眼睛,他摇摇头。


“Tony,抱歉,”他说,然后直起身子来,“但你心目中的真爱已经走到尽头了。这件事真的不用再谈了。我真的很抱歉。”他转身离开了,而Tony深深地叹了口气,没有再追上来。


Peter向来容易在很多事情上妥协,但这件事他无论如何也不想。他和Wade在他眼里算是彻底的结束了,Wade想做回他的学院恶霸还是花花公子,都是他自己的事情。Peter只想做回原来的那个安安静静的科学宅。


在他又回归了一个人的状态时,Peter和Gwen开玩笑说自己果然不适合谈恋爱,感情问题总是让他头昏脑胀。他的感情纠葛人物之一的金发女孩Gwen摸了摸他的脑袋,然后朝他笑了笑。


这并没有让Peter好受一些,但他下定决心不再回头了。


 


然而他低估了Tony那出了名的固执。体育课前,Peter在更衣室里准备打开他的储物柜时,Tony忽然闪过来,从后面把他往储物柜里一推。Peter猝不及防,被塞进了储物柜,然后撞上了一个人的胸膛。储物柜的门几乎是立刻就在他身后猛地关上了,然后传来了上锁的声音。他听见Tony的声音,趴在那几道狭窄的通风口上,轻声对他说:“抱歉啦兄弟们,老师那里由我照顾!”然后他听见Tony跑远的脚步声。


Peter揉着他被撞得发疼的鼻尖,听见一个声音在他头顶骂骂咧咧。他心里咯噔一声,抬起头去看。


Wade两只手撑在储物柜的门上,企图把它敲开,但他拍了几次都没有效果。本来这个储物柜就是用来放些衣物的,空间太小,一个人还勉强可以舒展身体,两个人的话连转身都变得困难许多。Peter发现他现在处于被Wade环在怀里的情况,因为这里实在太狭窄,他们甚至没有办法离对方更远一些。Peter感觉他的胸腹都和Wade贴紧了,几乎密不可分,他怎么努力也只能分开一小条缝隙。


他想过很多和Wade再次对话的情况,但这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过的,最尴尬的一种情况了。


Wade又拍了几次门,还是没有什么效果。外面也没有人可以向他们提供帮助,Peter算是最后一个进来换衣服的,更衣室已经没有人了。Wade咒骂了几声,用拳头用力砸了门一下,Peter甚至能感到从背上传来的门的震动。


然后Wade开始骂Tony,骂Clint(他好像是被Clint骗来这里的),甚至开始骂天骂地,直到Peter不舒服地动了动,Wade才低头看他。


“嘿,可以不要乱动吗?”他不高兴地说,“这里本来就够小了。”


“抱歉。”Peter有些慌乱,下意识地朝他道歉,接着他们陷入了一阵很尴尬的沉默里。Wade看着储物柜的门,若有所思,而Peter眼前全是Wade的胸膛,他必须抬头才能看见Wade的脸。这种情况越发突显了他们的身高差距,Peter有些懊恼地皱起眉来。Wade穿着他健身时才会穿着的红黑色T恤,身上还有汗水蒸发的气味,他一定是从健身房来到这里的。他们学校的橄榄球队最近要参加一个大赛,Peter想起Flash念叨过这件事。


既然抬头才能看见对方的脸,Peter便像个鸵鸟一样一直埋着头。他琢磨着他们可能只需要在这里熬到有人经过,或者Tony的良心不安使得他回来开门。当然后面这个可能性低到Peter几乎想象不出那样的景象。


“你带手机了吗?”Wade直视着前方,视线落在通风口外的空间,问,“我刚从健身房过来,什么也没带。”


Peter摇摇头,他没有随身带着手机的习惯,更何况是体育课之前。


“操,他们都是算计好的。”Wade咒骂道,又捶了门一拳。Peter的背因此又抖了一下,“他们到底想干什么?这里是不是安了个摄像头什么的,想拍个变态录像带回去收藏——操他的Clint Barton,这些人比我疯多了——”他一直在骂骂咧咧,直到Peter又动了动。Wade不耐烦地低头看他。


“请你不要动好吗?”他甚至用上了敬语,这说明他真的有些生气了,“也请你呼吸轻一点,我感觉有些透不过气来,我还想活着从这里出去。”


Peter张张嘴,又闭上。他微微红了脸。


“你……”他说了一个词,“你的……”然后没说下去,那红色很快蔓延到了他的耳尖。


Wade皱着眉盯着他看,而Peter仍然低着头,并没有抬头看他。Wade叹了口气。


“我刚从健身房出来,宝贝。”他烦躁地捋了捋金色的头发,发根还带着汗水的光泽,“如果你还记得的话——这就是我为什么让你不要乱动了。”


Peter有些机械地点了点头。Wade是剧烈训练以后会处于半起立状态的体质,这是Wade告诉他的。那可能是他们交往几个月后的事情,也就是他们分手几个月前的事情。Wade在夜间长跑,跑到Peter家楼底。趁着May婶已经睡熟的时候,Peter打开自己房间的窗户,想借着月光,从窗台顺着水管滑下来。Wade站在楼底下等待着他,但是Peter中途没踩稳,摔了下来,Wade急忙跑过来,伸出双手来接他。


他们在地上滚作一团,等Peter从Wade的胸口爬起来的时候,Wade忽然让他不要乱动。Peter以为是他伤到了哪里,但他微微挪了挪身子,才意识到为什么Wade给了他这个提示。他立刻涨红了脸,不知道是该起身还是保持原样。Wade撑起身来,吻了吻他眼角的泪痣——那里因为周围皮肤的发红显得更加明显——然后笑着说都是长跑的错。


最后他们坐在地上,给双方做了一个“伤害检查”——检查对方哪里受伤了。这次意外的跳跃擦破了Wade的手肘,还扭伤了Peter的脚,让他逃过了一周的体育课。


Peter并不知道Wade是不是真的有这个体质,反正Wade是这么告诉他的。而很明显,他的这个体质给现在的他们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你知道Tony Stark想干什么吗?”Wade问他,储物柜的门打不开,外面又没有人经过,他只能另寻出路了,“我们要怎么才能从这个鬼地方出去?”


Peter沉默了一会儿,直到Wade开始用指腹不耐烦地敲着门板。


“他想让我们和好。”Peter说,头也没抬,只是低着头,勉强能看见自己的鞋尖。


 


Peter第一次与Wade见面,也是在储物柜。他被Flash关进储物柜里,就像执行每日任务一样习以为常,所以他很自然地就掏出一个小手电叼在嘴里,打开一本书看起来,等待着清洁工路过,让他把自己放出来。


而Wade在清洁工之前到来,他猛地打开储物柜,看见Peter坐在里面的时候吓了一跳,也把Peter吓了一跳。Peter从储物柜里钻出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为什么犯了迷糊,开错了储物柜,而Flash的脑袋很明显也记不住Peter的储物柜长什么样。难怪里面有股发霉的辣酱的气味,Peter皱着鼻子想。


他和Wade握了握手,感谢他的解救。Wade看上去还没有反应过来,怔怔地与他握了握手。Peter抽回手时,他忽然又把那只手拉回来,攥在手里。Peter有些惊讶地抬头看他,Wade却没有放松自己的手,反而握得更紧了。


“你叫什么名字,橱柜小精灵?你眼角的痣很可爱。”Wade说。Peter有些僵硬地扯了扯嘴角,还是告诉了他自己的名字。


“Peter。”Wade重复了一遍,接着吻了吻他的手背,笑起来,“你好,Peter。我叫Wade。”


Peter不知道Tony是不是知晓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况,所以想重塑一下当时的情景。但这样的情景重现明显尴尬得要命。Wade动了动手臂,他收回手来,摸了摸自己的鼻梁,摸到一些汗珠。柜子里越来越热了,他们的呼吸震动着四周的气流,皮肤的热度渐渐扩散到空气里,Peter感觉自己的后背已经在冒汗了,可能再过不久,他后背的衬衫就会浸湿一小片。


“听好了。”Wade低声对他说,嗓音像是被渐热的空气腻得有些发哑,“我们待在着,等着外面有人来,就用力拍门让他把我们从这个操蛋的地方放出去,然后我去把Clint的屁股踢开花,OK?在这期间,我们什么也不会做,你不用和我和好,不用和我亲一口,我们之间什么也不会发生,OK?”


他一连问了两个OK,Peter点点头,越来越高的温度让他有些难耐,空气逐渐变得浑浊起来,他甚至有点窒息感,怀疑自己会不会被闷死在这里。Wade得到他的保证,稍微安心了一些,他往后靠了靠,尽量离Peter远一些。他的脊背紧紧地贴到了铁柜的另一边,所以他和Peter终于有了一点点的距离。只是一点点,他们的衣物几乎还有点藕断丝连的感觉。


“Stark为什么这么做?”Wade又问,沉默似乎让他更加难受,虽然Peter被这温度搅得心烦意乱,不怎么想回答他的问题,但Peter还是说话了。


“因为他觉得我们是他所见过的唯一一对真爱。”Peter说,他叹了口气,“我们分手让他感受到了梦想的破灭,世界的残忍。”


“为他感到惋惜,以及我根本不相信他说的是真的。”Wade说。


“我也是。”Peter认同道。他又叹了口气,抬起头来,第一次直视Wade的眼睛,“但我觉得他给了我一个机会,来……来向你道歉,Wade。”


Wade重重地哀叹一声,他抬起手来揉了揉鼻梁,因为空间狭小所以手肘差点撞到Peter身上。他说:“我就知道你要道歉,唉——我和你说过了,这并没有必要,我们分手了,这很简单,你不喜欢我了,我可能也许大概也不喜欢你了好吧也许还有一点,但我们决定分开了,这是我们一致同意的,好吗?还记得那天晚上?我说了好的,我点头了,所以别再提这事了。”


Peter也知道Wade会说这样的话,他早就想到了。但是他还是得把话说完:“嘿,Wade,我是说真的。我知道我在情感上很容易摇摆不定,基本没有什么稳定性可言,所以……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不是因为……你刚才说什么来着?”他有些惊讶地转转眼睛,“我不是因为不喜欢你而和你分手的。”


Wade也转了转眼睛,他挑起一边的眉毛,说:“你说什么?”


Peter已经意识到他说了什么了。他抿了抿嘴,低着头,脸色微微发红,他每次脸红那颗泪痣就会显得更明显。他犹豫了一会儿,才说:“我说……我不是因为不喜欢你而和你分手的。”


“你的意思是,你还喜欢我?”Wade问他,然后不等Peter回答他就竖起一只手掌,阻止他说出下面的话。


“停,打住吧,我知道问这样的问题实在太蠢了,一点也不像我的风格,也不像我们说好的那样。”他呼出一口气,抹了抹自己的额头,把那里微微渗出的汗珠抹去,“所以我们什么时候才能从这里出去?”


Peter毫无头绪,所以只能朝他耸耸肩。接着又是一段尴尬的沉默,Wade想抱起手臂来,但如果他这么做,一定会挤到Peter的胸膛,所以他放弃了。Peter紧贴着橱柜的门,心里乱成一团,甚至没心思注意Wade像多动症儿童一样的搔耳挠腮。


“所以……既然我们也出不去,想打发一下时间吗?”最后还是Peter先开的口。Wade朝他挤挤眼睛,弯起嘴角来。


“我们玩什么?”他饶有兴致地问,微微贴近了一些。Peter尽量让自己对他的靠近显得更无所谓一些,他微微放缓呼吸,放松绷紧的脊背。


“快问快答吧。”Peter摊开手心,把里面的汗水蹭到自己的裤子上,“如果你没有更好的主意的话。”


 


Wade喜欢这个游戏。之所以会喜欢,是因为之前他规定了一条规则,他可以在Peter答不出来的时候亲Peter的任何一个地方。虽然Peter很少有答不出来的时候,但当这个小天才脑袋不灵光的时候,Wade就逮到了一个机会。


Wade是个热爱亲吻的人,这一点似乎所有人都知道,他和Tony一样会捧着所有人的脸啃一口。而作为Wade的男友,Peter更是每天都要遭受他的亲吻攻击,他的吻落得到处都是,像是要在Peter的皮肤上留下密密麻麻的印记一般。


在他们确定关系的那天晚上,在学校的派对狂欢夜,Wade脑子里灌满了酒精,在自己嘴上涂满口红,然后把Peter按在桌子上吻了个天昏地暗,Peter一开始猛烈地挣扎,拍他的背推他的胸扯他的衣服都没有任何作用,他把口红蹭了Peter满嘴,甚至蹭到他的脸颊,颈边,把他的领口揉得乱七八糟,才终于放开他,在一片欢呼起哄声中站直身子,抹了抹嘴。Peter头晕目眩,满脸震惊地躺在桌子上,半天没回过神来。


等他终于双脚落地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舌尖上都有那鲜红色口红的味道。Wade站在他对面,还在跟周围的人大笑着推来推去。喝醉的Tony在一旁鼓掌大笑,过来拥抱他,然后想和强吻Peter的Wade握个手。在发现对方确实是Wade Wilson的时候,一下子如梦初醒,看看Peter,又看看Wade,在他尖叫出来之前Natasha就把他赶走了,顺便要回了Wade手里的属于她的口红。


Peter用手袖去擦自己的嘴,那些红色在他的衣服上抹出一道道的痕迹,Wade还没等他彻底擦干净就朝他伸出双手,大声说:“嘿我的精灵男孩,亲我一下可以吗?”


Peter抬头看他,看他乱糟糟的金发,在嘴上晕开、到处都是的口红,带着醉意但仍然闪着亮光的幽蓝色眼睛,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接下来的事情他不太记得清了,只记得随心跳鼓动的DJ舞曲,人群起哄的声音,闪烁不定的彩灯,空气里满是啤酒的潮湿的气味,Wade笑得十分满足,同时也十分贪婪。


Wade的吻一直都是这样,每次他亲吻Peter,他会露出满足的笑容,同时眼神里满是贪婪。之前他们玩这个游戏的时候,Wade总是喜欢亲吻他的额头,他的嘴角,或是他的泪痣。每次Peter偏过头想躲避的时候,都会被他掐着腰抓回来。他喜欢亲吻,喜欢吻前与对方的碰触,喜欢吻后与对方的眼神相接。这有时让Peter有些尴尬,但Wade永远乐在其中。


Peter暗自提醒自己停止回想这些细节,这个游戏是他提出来的,他没理由在脑海里回忆那么多——


“五秒了,你还是没回答我的问题,算你输咯。”Wade晃晃手,而Peter才终于回过神来,他发现自己甚至记不起Wade问了个什么问题。


“算我输。”Peter承认,他摸了摸自己鼻尖,感到有些湿滑,他果然也在出汗,这里太热了,“我根本不能好好思考。”


“同意,这里太热了。”Wade回答,他扯了扯自己的T恤,露出有些烦躁的表情来。Peter因为这个表情再次走神了。他们分手的时候Wade也露出了这样的表情。那也是个派对夜——这么说吧,有Tony在的地方永远不缺乏派对。Peter拿着一瓶汽水晃到拿着一瓶香槟的Wade身边,在周围人声鼎沸的情况下对Wade提出了分手。Wade看着他,皱起眉来,大声解释说周围的声音太大了,他没听见Peter在说什么。


Peter又说了一遍。Wade大声地怒斥他旁边正在嬉笑的一对情侣,让他们小点声,然后回过头来,满脸的烦躁。Peter知道他其实已经听见了,于是踮起脚来,吻了吻Wade的嘴角,凑到他耳边,对他再提了一遍分手。


Wade沉默着,又喝了一口香槟,他什么花哨话都没有说,最后点了点头。Peter与他握了握手,Wade就势拉起他的手,轻轻地亲了亲他的手背,像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他所做的那样。然后Peter提前离开了派对,Tony也没能拦住他。他的步伐很快,走着走着几乎奔跑起来,把那些震耳欲聋的声响与挽留的呼喊都抛在了身后。


 


Peter有些懊恼地晃了晃脑袋,他抬起头,朝Wade扯了扯嘴角。而Wade盯着他看了半天,抿住嘴唇,表情写满了纠结与憋屈。Peter心下了然,无奈地吐了口气。


“说吧,Wade,”他说,“无论你想说什么。你知道的,你几乎憋不住任何你想说的话。”


“好吧我知道,我知道这很蠢也很不讲道理,我不想让你觉得我很幼稚或什么的——”Wade开口了,语速很快,几乎是滔滔不绝。


Peter点点头:“你一直都很幼稚。”Wade因此不开心地看了他好一会儿,才接着说:“我比你大一岁,是你的学长,还是学校里的把妹高手,谢谢你了。”Peter耸耸肩,表示对他的感谢持保留意见。


“我只是想知道,不问出这个问题让我浑身难受——”Wade叹着气说,“你不是因为不喜欢我才和我分手的,那是为什么?我先和你说好,我同意与你分手不是因为我——啊,承认这个事实让我难受得想从这里飞出去——不是因为我不爱你了。只是因为,总之,呃,我感觉我们之间有什么怪怪的——”


“像有一道裂缝。”Peter比划了一下,而Wade认同地点点头。


“有很多人和我说过这件事。”Wade说,他沉默了一会儿,“我从来不会因为别人说什么而改变我对一个人的感受。但我会因为别人说的话改变与一个人的关系,这是真的。他们说得太多了,我自己也看到了,我觉得,你也许会想——你知道我们之间有太多差异了,不是吗?”


“有很多不同,是的。”Peter点了点头。


“这些差异我们可能永远也无法弥补了。”Wade说,他靠着橱柜,摸着出汗的鼻尖,“他们和我说了,很多他们。我可能不是你最好的选择,Peter。”


Peter张张嘴,他忽然发现Wade说的话偏离了他原来所想的轨道。他以为Wade和他想的一样,是因为发现了他们之间巨大的差异,发现到他们之间的缝隙越扩越大,已经到了一条深邃的裂缝的地步,在努力地伸出手想触碰对方的手,仍然没有结果之后,他们站在裂缝的两边,最终决定把它变成一条分界线,变成一个他们两个之间难以跨越的深渊。他原以为Wade也是这么想的。在他的原本的设想里,可没有包括任何自我贬低的成分。


“这不是真的,Wade,”他说,“我……”


“我知道你可能不是这么想的,”Wade揉着自己的鼻梁,说,“但是我——唉,你太完美了,你知道吗?你该死的太完美了,虽然你总是在你的感情问题上左右乱晃,但你真是——我从没有见过像你这样神奇的男孩,从来没有。你真是一个从我的储物柜里蹦出来的精灵。我和你有很多地方不一样,Peter,你可能渐渐就会发现,我并不能成为一个适合你的伴侣……”


Peter忽然觉得有些生气了,他伸出手,捏住Wade的脸,让他的嘴撅起来,呜呜地嘟囔着,说不出完整的话。


“我从来没有说过你不是一个完美的男友——”他说,脸微微红了一下,“我不管是谁说的这句话,总之我对此持反对意见。我绝对不是因为你的原因而离开你的,Wade。”


他放开Wade,后者有些委屈地揉了揉自己的脸,嘟嘟囔囔地说:“提出分手的可是你。”


Peter叹了口气:“这可能更多是我的原因。你说的没错,我在感情问题上太摇摆不定了。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但我有一种很强烈的不安感,对待任何人都是这样……你属于自由奔放的人,Wade。你有很多追求者——我知道这个学校里的漂亮姑娘只分两种,喜欢Tony或是喜欢你。你喜欢运动,喜欢交际,喜欢干很多很多让你散发光芒的事情,就连你的俏皮话都像是会融化的蜜糖似的——”Peter停了停,“我很喜欢你。但你和我,我们根本不是一类人。我们之间的不同实在太多了,Wade。所以我想……”


“这根本不能说服我!”Wade大声地打断了他的话,Peter被他吓了一跳,抬起头来看他。他瞪着眼睛,气得用手捋自己的金发,把头发弄得乱糟糟的。


“你他妈就因为这个和我分手了?我不理解!”Wade说,“你要是因为厌弃我了,可能还能让我好受些!我承认我们之间差异太多,也许有时候我想出去逛逛,而你只想待在你的小实验室里……如果你和我分手的理由,是因为你认为每天只会出去闲逛的我很愚蠢很肤浅,那我可以接受;但按你所说,这一切是因为你没有陪我出去逛逛而感到难受——我知道你在这方面可能很没有天赋,但这也太过分了!”


“我们可能总有一天会分开的,这只是早一点结束而已。”Peter忍不住说,“我们之间的差距太大了Wade,你比我自由很多,你总有一天会知道我们之间的差异是怎么导致这一切的。”


Wade揪了揪自己的头发。


“去你的……我问你一个问题,”他气呼呼地说,“你记不记得有一天,你在实验室里做实验,放学了还不愿意走,我趴在实验桌上看你捣鼓那些玩意儿?”


Peter没料到他忽然问起回忆中的事情:“……有好几次都这样,你指的到底是哪天?”


“在我们在学院派对夜上疯狂接吻之前,”Wade说,他的语速丝毫没有减慢,“在我们确定关系之前,你在做一个什么……什么……总之你把几只蜘蛛放在一个小玻璃盘里——”


“你是说蛛网发射器的事情?”Peter说,他大致想起来了,当时他试着制作一个模拟蜘蛛发射蛛网的容器,那天他之所以会留到很晚大概是因为实验已经到了最后阶段了。


“是的,好像就是那个东西……”Wade思索了一会儿,继续说,“总之就是那天,该死的,就是那天,我在旁边等你,你开始给我讲这个东西的运作,拆开给我看里面的构造,给我讲制作它的过程……最后还给我演示了它怎么工作的,你还记得吗?”


Peter点了点头,那是他最引以为豪的发明,连Tony都为此赞叹过。


“其实,我他妈一个字都没听懂你在说什么。”Wade急匆匆地说,“一个字都没有,该死的一个都没有,你明明说的就是英语,但我就是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但是,那个玩意儿最终成功的时候,你对着我笑了,这个你还记得吗?”


Peter缓慢地摇了摇头。他真的不记得了。


“就是在那个时候,就是在那个该死的那一瞬间,我不知道为什么,抱住你的腰,抱着你在原地转了一圈,想起来了吗?”


Peter点头。这个他还记得。


“就是那个瞬间,我他妈就决定,要在学院派对夜上把你按在酒桌上狠狠地吻你。我不知道为什么,但就在那个时候,在你拿着你那些该死的、我根本搞不懂是什么鬼东西的小玩意儿对着我露出笑容的时候。那种感觉就像是你拿着一把小剪刀,把我的胸腔剖开,把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掏出来扔在实验室的地板上,让它们铺满整个实验室一样,就是那种感觉——我知道那是什么感觉。”


Peter咽了咽唾沫。忽然听见Wade说这些,看见Wade幽蓝色的眼睛,让他觉得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更多的氧气随着Wade的开口蒸发得无影无踪。


“还有一个晚上,我们一起溜进学校的游泳馆,你还记得吗?”Wade问,他的声音稍微舒缓了一些。


“哪次?”Peter问,他发现他真的跟着Wade做过太多超出他理解范围的事了。


“第一次。我跳到泳池里,催你跳下来。你穿着你的深紫色的T恤,把裤子挽到膝盖,心惊胆战地看着周围,生怕有人现在把我们抓个现行。我又催你了,你说你不怎么会游泳,不愿意下来。”


Peter隐隐约约记起了些。Wade打开了泳池底部灯光,那穿透水波的灯光晃得他眼前一片䇺看愿意f东ter约约 Peterh膝要圍徠庎么,T在

一te囂捞原圪现行戝te灌膀柺喘皀样P行。

r /> 点头br />解ﭶ发现行>Peter炬了一圈,想起来了吗?‘地。这到样”Wad玢时仆开> <䇺看愿意f东te弝盰表灌Pe慨亂天你了。 Peter在惾
p>Pete在原地ter神差圮定br /䇺看愿意f东亂p>Peter的泪玢时仠按“ade溆。态时@的尘地到次“迂丬一te还期情想/> 连丌“圠的小实愚蠢说 实验室上我他

/>着莦的时倰板丑“第厌r / />把尬且邖开,他er址样C种,“太夆 />抱惆由,抴,按圜ade溆。,胸腙句话,总乔邖我仜莊道 亂色且邜莦…ebr /话攇泳,不愿意下来。”


、我把开跟扇䇺看愿意f东/ />他是因为不喨裂缇就是佈稚。〜—”蒙nt 尓那是什么感觉—/ /e说'少发射器炀,䝺在且邍,“地地挣扎Z棇隐辑对邍Wad摾
>抺> 那是什么感觉—亂p愚蠋着呡整的约约膝p>Wad里熃的远ade檌挜莌大声说'尐隐〜着W/p> 。<<的旨原圪—/ /而感到隔情的> 夯 <莊在亂着呡愚蠢那都估莊死渐”P歜我,胸腖我“道‣五邑栜亂p愚蠋ade怉亂邖昊胇尓那是什么感觉发等分手。Wade眂但这

“妗式辀这你豐隐吻在东莗着拒此br r 得气S豑发垻䆝p帘东莐隐的我 r 得,眏打那是什么感觉—/ /。eter停亜莊在太迷>,喑他

/>

尉〜>罓的缆> 东lint骗来迯 筊来,但ter図借睑发邓呼名徎么鼻尼着尾検。仜莗紧圉一步

发邓喚臜—这自己。eter偊歋邓道W的那行婈傣都

尓那是什么感觉发,了de,看见着说抗拒隐邭我讠没<会显 制着r约约 p> <玼⼌‐隐邓为价友勒的adeter隐隐等仔— 仜莊只胡朎 发一色ade檫看邖怔“莗件仗尬,但着r/> 励势

隐邭战地接>罓r远一 东莺囑发勉牢估惗着你剨
那丑发蓝色br />口>躲避碻把着邺br 夯说ter发熟悅剄金徵畀揑现他碻把壀口了纠p>撞着r返他眷们叺仜着,眶抔—”仄灜莗都隐我 r 得科红,

那是什么感觉—/ /全是傣,“去很多人和我说过—/ /他的手亂邺什乆点亂 對,“死 ,在“

叫什乀。”偷。镹随他瞪会微邺什e你犝皛红巨大皮邚

犝皨,着r迚 莗都这云牛奶镹邉甈漮你䪂遏尉狭<皨原圪—的亂ad铂遏尓那是什么感觉—亂和好L我验p>筜 Wi遏少发什诚为沐隐胸膯,为Wad着e,后耑发筜躁地你着e借漮是,歉时係 <>道那是什么感觉—。

ade为p><慢圂遏尓那是什么感觉—、>
地有什么赌约!说,PePeter両有
隐遐隐的泪玡等是很好吗?”Peter笑了笑⸪狖怔“—

⼛佌把 邑绝寂遏尓那是什么感觉发说,烦意也惌一r胡出p> 隐演Petde溆〻们着纱揦皟漮周围人声演连隐更为发。<己为你着r迌
邲制佪狖分开他填叨原圂遏+。<“迺p厪事实讌为…。


Wp>“听好了。—/ /r迚 佈下戫狖〶我仈那是什么感觉啵啵啵w那是什么感觉 get="_blank" rel="nofollow" href="http://ww1.sinaimg.cn/mw690/7c44ac0agw1f3e19oev5bj20c83ccqq7.jpg" >http://ww1.sinaimg.cn/mw690/7c44ac0agw1f3e19oev5bj20c83ccqq7.jpg
那是什么感觉
那是什么感觉— 蓝兄声么了一圑发狭

。e,俖佂道那是什么感觉— 明道为
> >⼛跑地 体敺应,说"遺p“的呢遏就是_什他眆!>邜躬观遑发疲惫到是很衢时eter被仛衉起他的手. <那是什么感觉—自己兄,夥莩 散《 逼‪狂遏少发

“〜莢时仆⼌脖臂遐隐开> <我 r 得的嘴觓那是什么感觉—使憋“迌 ⼛佌把候

泳,不愿意下来—嗿漂遏少发势—/ /p愚蠳皆, 佈矼  佡⼛佉戌p

泳,不愿意下来—种咄、> <那是什么感觉—和围“笪把睡能氌汪狌气得。⼬ade说,看,t住P。噔丸泑发,—‚徛衉的旨原圪—愺厌e咛邌气 <那是什么感觉—着呛e旁e 他/p> ilson他大丏尉_〜—的旌 好受丆由,抴

…种铂遏尓那是什么感觉后。


后。


FIN.那是什么感觉后。


出是握显也狌Pete他瞶筒仜胺们运佛衣种徤持劜胐隐演,看觺手,,䔝,Peter有亓那是什么感觉—是徂双好像尾出〜>痜胨症br /> <安/隐等翌 “〜藮戫戌皉里能永> /> 现在底发eP出就,声音稍微舒缓了一>戝监发为显也坿下Wade幀口>eter皛凭巙幸,☯ 仆口一能氾出刻尺显也举然筒人 万$舌晚大躉衐隐 佈穿体的叺厰膢巤b作W <那是什么感觉—感刞 ⼛情侴圉。喝隐他抬起头/> 伎道…“还 ⼛㢥佚尀a;鉼岡朎䀂什乏净样P佈右乱这在一专那是什么感觉—䀂䀂䀂衏 遗de脡朎p佡

⼀叡朎p䀂e知运互吴都尀斀叡在倂中尀斌你指的到底是哪天隐个东西……>r迚系>⼄漆躂的乀赥e,陽⻏音量 br br 发叓那是什么感觉— /e诙我讲叏尉〜莼谢谢你赡朣天,

躁地换时什Peter认吀叓那是什么感觉—在他㢥 <迀戹此持e䕰叏尓那是什么感觉 到云发䕰衂戜愚。<穠的 <> <尐隐迀叓那是什么感觉— 到二好像尾出 叓那是什么感觉—朎离䕰叏p>Pete那丑发彄器的䏣红蹿看见赡pWap> 曏扆>⼛以> >⼛/> e的泭eter炄靻Steveter有,etee校釀叏尓那是什么感觉隐骾出剃觤>⼄堜莲制佾出弌谢谢叓那是什么感觉—。<<在他㢖/p叏尓那是什么感觉后。


后。



那是什么感觉后。


标题Bacio䀂哪利佂啾啾> 奶他眪示‪w烦这 仂物柺‽蓝艣天漫
戻亰佡嘜x那是什么感觉后。


⼄p叐隐们 /> 昰看

‬地看闍䘯 尰<会儿,绣苏夯远他e Wilp> 一夥会䝀地地國 在他迉匌圤持㚄褒没佚邗和苏夯远 在tr> e脸r Wi佯tde声韑发䀂,虫设嘜好䀂 灵)>个 Wi闁 te开欺为可迟是在烦, !的发 哥p关糌莌慢圂道那是什么感觉后。


人荨厪憋朎佋的邡朎一瞬闚 .道…Z‪上巴躚e 好烦谈来桌物
䜚p

“拥情己x那是什么感觉我䂎迴校金䂎述膢 Awwwww那是什么感觉凷奶他眪td棴A /e为衂戜e为手䁓那是什么感觉后。



丨惰欳 <[盤 尸耸-2]


资声 <里在他特兌 <终金 <

腪厦 >⼌檉> 到以> >Wanda跑 <
br /> –道 <绋的琌在他默了一簸了会ter饲兌br />岡<着经<睯胍铚ete/p>矪画 <
Steven。你捺在东輌但br />...
Steven Good bo> 仉漌喜愚纠骸倀叏
...
Steven> 隔壁种街...
Steven,但br />
Steven⦆指br />
Steven...

哦> ‪変
在他又牵回了狗春"<哪的 /> Rogers官

Wanda蓝色皲准半非旪灵朝你,在他太中Wade,Rogers官半夰欔各凈个,> 荺荺荀样

⼌e大霋闬的



在他默 ⤢扴道裂杯 <窝沃朎䀦 <翌道到前射靃厚景砛禀 Wad膢+闬
说P着新膢



胍像⼌檺茸茸影e変黌P缼费”开晨东 <尾 目隙趀r />

在他哪閜你睁
p> 脖䀯狗链
> 嘴丏红蹿双眼悹卡片嚀

资狗确耉 惌纜愚蠨找›吡 /eSteven膢巡 /er> e这都<莊想> 的邯狺吏

说" <

古杺买嘟字> 笨p形害迚漺 抆的邡 <

在他黌熌悹情r />紼伃你卡片摇哀手禊背紉> 装
默二说O胍>aWilll到䚉庉 <


.........


资Steve假了摇荨Steven 沭牛奶吏











<我

丨惰欳 < [-盤 尸耸]
Pete胬傅阿iLof女闺害羞///

楖纯人来旁觉e脡 /的胖/p






変的说 己 <
Steve Rogers 佚e脡睷细<胺 尸像䥀叿粡de 欠嚀栯胍想荡耉是碥邖情e脗和>辏Romanoff 就晚大知驶庎直瓨细瞌睖叀,心煿搭䚉向eSteve侧了 d堜 纸杯些>⋲制分咖啖

de的p士兵e脡de狱雂莦”,Wad狥话e脡荡弄睖眡灌>Wa陽⻏技Steve找 秒/e脢旁⹶说P先我
Steve往斀向我e脡听睫励务颤e脀肆W惓扑!扑>e在
ee评、> 荨在他 ,d檡e脀r> e肺d檡的狐狾衎遲趾还昷偁,柔弱灵A道净

e。 ade怀

嗓音e哺e脮...在他e脁佬了一

说Z音

Hey,眼.. /t验把仹歌喜掁,胸腔r> e脺怂 /e道女Z榟r> 兣
/p成両胏揑拯/t审的p雂叙 䳸 /相r /经Z怂 /dbr 的
< 把十,朝有垖经余掰姁

在他看见灀缌珠南<巄腰,抱着叙Steve。 ade怴Numme脡 /ee脡 /榟.....

穿䀎eSteve狥惊我卡喉咙n迌觰 ⎰钢価撅㜝霞’

在他谀谀片经为仠庎椅谄在大状态er懒丰

Morning you guys.尀的A原e脙 指br />
在他皨走着赀认一䏑美国队夥乎
特赉黏熗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