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阿斐。

「绣春刀:北斋x沈炼x周妙彤」

*其实我还是主推沈炼x北斋
*梗来自贴吧/脑洞勿当真
*傅阿斐



苏州城。

黄梅雨是最黏人的,细细绵绵地下了一个月也不停。周妙彤整个人缩在床边的软榻上,额前的碎发紧贴皮肤,发梢甚至还散发着梅子的淡香。

春凋夏至,自与沈炼一别,竟已有三月有余。

这三月中,周妙彤将自己排除于这个世界之外。她与张嫣住在苏州城的胡同深处,那姑娘已丧失了神智,于是她便等同于自己住在苏州城的胡同深处。

对她来说,大明已不再是大明,人间也不再是人间。

窗纱微微被吹起。风飘摇,烛火也飘摇。

她跪坐起来,伸手去关窗,月白中衣随着她的动作桫桫成响。

此夜无星无月,阴云好似熟宣上晕染的淡墨。

屋檐下的阴影中,站着一个戴斗笠的人。

她不禁惊呼:“沈炼!”

张嫣那姑娘背对着周妙彤,翻了个身。

沈炼示意她噤声,转眼便进了暖阁,屋内的热气使他身上的每一处肌肉都变得酥麻。他是一身便服,青黑色的粗布衫下已有好几层染血的包扎。

但周妙彤不知道。
幸好,周妙彤不知道。

他站在窗前,面对着周妙彤,却帮她关上了那扇他身后的被雨水浸湿的纱窗。

屋内烛火很暗,只剩下张嫣因熟睡而变得沉重的呼吸。周妙彤左想又右想,终于皱着眉头开口问他,道:“如何?”

沈炼的右手不自觉地摸向腰间的刀柄,却已找不见那把绣春刀。他道:“还好。”

“沈大人…”

沈炼骤然抬眼。

“沈炼。”

他没有答话,但左肋的刀伤开始在皮肤之下隐隐作痛。

周妙彤道:“你放过我吧,我也放过你。好不好?”

很静。

突然,周妙彤看见沈炼站起身来吹灭了烛火,她的眼前瞬间一片昏黑。

在黑暗里,她看见沈炼转过身。
不,她其实没有看见,是她感觉到沈炼的转身,她甚至可以感觉到沈炼后背的棱角到底倾斜了一个怎样的角度——

“天色已晚,妙彤,睡吧。”

周妙彤抢上前一步,沈炼并没有动。

她说这不是她想要的。
她想要的东西,永远不能再得到了。

她没曾想过的是,黑暗中笔直的身影竟低沉地笑了一声,他道:“这也不是我想要的。”

他想要的东西,也永远不能再得到了。


天启七年,烟雨青山。

她年少时,锦衣卫抄家,全家或死或流放,她将被送去教坊司做官妓,船到大通河便投了水。

你十二岁被锦衣卫押送到教坊司,她擅画,你也是。

她叫妙玄,而你叫妙彤。

「军师联盟丕司马:表故人。」
*文自傅阿斐/图截自b站剪辑《刀尖共舞》


云开破晓,漫山染白。念君在时,玉阶高台不胜寒,贪恋东风倚新鞍。

君曾言,世之有情,白发如新。今会曹刘之战,忽逢大雪,思君切切,不可断绝。

只一件,无可见君之白发,此臣之痛心至髓矣。此去经年四十载,湍水高山,波云诡谲,君之拳拳,臣之茕茕,皆付此雪,逆风之首阳,逢君一面。

臣与陛下,时也命也。
君曾许天下一统,臣亦可许君,一世曹臣。

今臣司马仲达,辍笔涕零,不知所言。

太好看了他…呜呜呜…
以后不要叫我傅阿斐,我已经改名叫孙尚香了。

「悟空传」戬空戬。正文完结章(十八)(十九)

(十八)

孙悟空回来了,化为原本的兽形回来了。

他还知道了一些事。

天庭中还有一些人知道了那些事,但他们都缄默不语。

那些不愿忘记的人早已死了,天蓬死在上圣天尊手下,而杨戬死在了他的天眼里。

天眼已开,那些过往的记忆再也不能在杨戬的心中泛起任何波澜。

真正的大战才刚刚开始。

猴子身披金甲,站定南天门外。

“杨戬,你还要甘心守几万年的南天门?”

杨戬身着寒铁甲,手提三尖两刃刀,岿然不动。杨戬麾下无数的天兵列阵,孙悟空身后不尽的妖众嘶吼,一银一金,一冰一火,僵持不下。

“轮回之事你既已知晓,何必执着于逆天。”

“我不是要逆天,而是要改命。”

“谁的命?”

“你我。”

他将刀尖直指孙悟空,南天门静得出奇。

“天命难改。”

孙悟空暴走了。他气得差点把棍子扔出去,向天咆哮道:“难改也要改!”

他挥舞着棍棒,捣弄着银河,眼中杀气腾腾,再无彼时模样。他大叫。

“天地如何,神佛如何,阻我心者——”

“留不得!”

神魔两阵在南天门外大打出手,哭嚎声响震九霄,富丽堂皇的柱子上挂满了尸体。

七天七夜,孙悟空还没有罢休。

杨戬也没有。

那把三尖两刃刀在空中游走,挑翻孙悟空的高冠,撕裂孙悟空的战袍,最终穿过孙悟空的左臂,露出骇人的白骨。

孙悟空坠入云层,杨戬的刀悬在半空,胸腔一阵剧痛。

孙悟空从天上掉下去,不知自己落在什么地方。

为什么不是花果山呢?或许这里就是花果山吧。孙悟空躺在泥土上,瞪着眼睛看向天空,默然地想。

他不自觉地唤:“杨戬。”

耳边突然回响起一声沉闷至极的“嗯”。

孙悟空立刻翻身坐起来。

杨戬头上是三道疤。

孙悟空有一种恍惚的错觉,好像做了一场很长的梦。

杨戬揽过孙悟空的后颈,重现了那个温柔绵长的吻。孙悟空的呼吸很乱,左臂的刀伤亦开始隐隐作痛。

孙悟空最终还是开启了那场理应持续三百年的神魔大战。这场戏演到了高潮,孙悟空什么也没能改变,只有越陷越深。

杨戬比孙悟空看得明白,也更痛苦。

他不想放手。

孙悟空先放开了他,缓缓从那个吻中抽离。杨戬的呼吸很重,他站起身,刀尖直指孙悟空。

孙悟空也没说话,默默地等,等那束青光。

杨戬迟迟不开天眼。

孙悟空怒了:“你这么跟我打,就是找死!”

“我可以等。”

“什么?”

等千万年后,再遇见你。

杨戬叹一口气,轻声道:“没什么。”

(十九)

三尖两刃刀周身的寒气已经浑浊,孙悟空肩上的金箍棒仍冒着金光。

杨戬单膝跪地,极力压制上涌的腥气。他骤然抬眼,笑道:“再来。”

那一双眼好看得出奇。

孙悟空大喝一声:“好!”

握紧金箍棒奋力挥去。



「End。」
「全文来自傅阿斐。」





*今天终于更完了。很想说点什么…对我来说这篇文不仅仅是cp向同人文,也是某种程度上我对悟空传和“天命”这东西的理解吧。我也相信在“打破什么”和“维护什么”之间进退两难的不只我一个人。
写的时候有尽力地去展现或者模仿原著的神韵,没能做到的地方,是我功力不够,我再接再厉,大家多多包涵。

不过最重要的就是嗑戬空戬啦,或许可能我会再更一个番外,不接受反驳。

没屁放啦,over.











「悟空传」戬空戬。正文(十五)(十六)(十七)

*文来自傅阿斐




(十五)

孙悟空被关在天机狱的最底层,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忍受一个接着一个的噩梦。

不知从何时开始,他也开始有噩梦了。

天机狱里很黑,黑到那个人走进来,他也差点没有看清。

杨戬被锁在灌口二郎庙,由天蓬亲自日夜看守。这几日,天上都没了星星。

杨戬来此,是受观音所托。而天蓬例行监察,站在靠石壁的一边,默然不语。

灵石心不死而形不灭,天地之间,只有杨戬可解这一题。

观音是个明白人。

杨戬缓缓蹲下来,孙悟空染血的面容就在他面前。

孙悟空看了他一会儿。

安静地,看了一会儿。

孙悟空直视着杨戬的眼睛,气息微弱地吐出两个字。

“……是吗?”

杨戬别过头去。没有,不是,这一切都是他们为了除掉你我。

他说:“是。”

孙悟空笑了,无力地点点头。他的动作拉动身上的各个玄铁囚链碰撞挤压,发出咯吱的摩擦声响。

杨戬是一个偏执的人,而孙悟空是一个决绝的人。

“杨戬。”

“嗯。”

孙悟空呼出一口气:“后悔吗?”

杨戬没有说话。

孙悟空死了。

天蓬靠着墙壁,天机狱里很冷。他第一次看见杨戬落泪,他还听见杨戬的低声耳语。

他说:“后悔,我后悔了。”

天蓬转身离去,他要的答案已经找到了。

在天蓬的身后,一束青光照亮了昏黑的天机狱,有什么东西被打开了,同时也有什么东西被彻底地杀死。

心中有天下苍生,天眼才会开启。

至此天下没了孙悟空,便只剩下苍生。

杨戬终于成神了。

(十六)

妖王已死,众仙归位。一切都重回宁静。

(十七)

天机处。

玄关之内,飘浮着乳白色的烟云,青黑的大门正前方站着一个人。

是天蓬。

他向前走去,硬底黑靴压在玉石板上踢踏作响。他不停地向前,道道重门应声开启。他是上圣天尊的得力下属,守门的小仙不敢拦他。

转眼天机仪就在面前。

那座庞大的机器按照一定的规律旋转升降,同时开出好几支分叉的小型仪器,这些小型仪器却按照完全不同的方向依次运转,这些移动与翻转看似杂乱无章,实则天衣无缝。

天蓬见过这台机器无数次,从未觉得它如此神秘。

它究竟按照怎样的规律运转,又是何人创造了它?究竟是不是它的运转让他与阿月永世不得再见?

为什么?凭什么?

他不知道。以前从未想过,以后也不必再想。

他手执钺斧,向天机仪极速奔去,脚下生风,凌空而起。

此时他耳边重新响起孙悟空那句桀骜不驯的话:“天命待你如此,不如随我去砸了那破烂!”

轰然一声巨响。

天地陷入混沌,处处漆黑一片。

孙悟空的意识是黑暗中的几点光束,那几点光束渐渐重新汇聚,变成了一团。

孙悟空在黑暗中睁开了眼睛。

他漫无目的地行走,忘了自己究竟是谁。黑暗,黑暗,黑暗,还是黑暗。

突然,他的眼前出现了光点,只是微弱的青绿色的光。他走近,发现自己身处一方牢狱,脚下淌着血水。

地上伏着一个人,那个人面前站着的是一个紫衣姑娘。

他忽然看到了什么。

猴子,姑娘,三只眼的人。
黑衣的将军,白衣的美人,月亮。
秃子,妖怪,漫漫西天路。

他哈哈大笑,因为这实在是一个荒诞至极的故事。

天旋地转。高山崩裂,沧海枯竭。

又是那个故事。

猴子,姑娘,三只眼的人。
黑衣的将军,白衣的美人,月亮。
秃子,妖怪,漫漫西天路。

孙悟空不耐烦了。他抄起拳头打破青绿色的石壁,拼命地往前跑。可他的眼前永远都是那一方淌着血水的牢狱,还有那个荒诞的故事。

猴子,姑娘,三只眼的人。
黑衣的将军,白衣的美人,月亮。
秃子,妖怪,漫漫西天路。

他跑累了,打累了,看累了。于是他昏昏睡去,睡去时他记起了一切,从前的,现在的,还有将要发生的。

原来他就是猴子,猴子就是他。

原来他主演的这场大戏,永远也不会落幕。

“孙悟空。”

远处走来一人,是故事里那个黑衣的将军。

“原来这世上本来就不止你一个孙悟空啊。”他话中三分讥讽,七分无奈。

“你也记得了?”

“天机仪一毁,这故事的缔造者便都会记得了。”

孙悟空不置可否,只是冷笑道:“希望得知自己将要变成一头猪不会给你造成什么困扰。”

天蓬理也不理:“你,我,杨戬,紫霞,卷帘,阿月,金蝉子,还有更多,我们都会知道这就是一场莫大的骗局。”

孙悟空愣了几秒,“紫霞是谁?”

“紫衣姑娘。她是华姬的女儿,盛会前奉命打理蟠桃园的。”

孙悟空想起那日与杨戬打到蟠桃园,那个远去的背影。

“我只见过她一回,还没看着正脸。”

不等天蓬回答,孙悟空又抢先道:“既然这一次故事不同,那就还有的可改。”

说完这句话,孙悟空就重新掉进了黑暗里。

猴子是他,他是猴子。而猴子之所以是猴子,就是因为他永远不会去相信。

建军大业真是好看极了…

半吊子史同圈一眼看出超多cp…!表白张涵予于和伟周一围老师的台词!

另外,叶挺好帅啊,今夜我们都是叶挺将军的女人bu

没事逼逼了,over.

「悟空传」戬空戬。正文(十二)(十三)(十四)

*文来自傅阿斐
*前方有点小虐 各位挺住




(十二)

杨戬抛下三军将帅,独自一人去了五日。
孙悟空离开花果山,独自一人也去了五日。

所有人都慌了。

花果山的妖怪们怕几万年一出的妖王就此归于尘土,又要重新受制于人,过回暗无天日的生活。
而天上的神仙看杨戬数日不归,心中渐渐没了着落,难道真的再没有人能打败孙悟空了吗?

玉帝坐在宽大的御座上,但他想这个位子或许马上就要易主了。他脑子瞬间浮现出那只猴子仰躺在这张椅子上的情形,不禁打了个寒颤。

凌霄宝殿里第一次传出来叽叽喳喳的声音。九重天上的神仙也都坐不住了,他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没一个人想出对策。

这时不知是谁站出来道:“孙悟空外出应战,花果山必然无人驻守——我们不如先斩杀聚在花果山的乌合之众!若是显圣真君凯旋而归,固然可喜,若是不回,也必然削去那妖猴的七分修为,孙悟空没了本领,又没了妖众,如何与天庭抗争啊?”

低阶的仙群中站出一个人:“真君前去与妖猴单挑,此时我们出击花果山,岂非不仁不义!”

此人是卷帘。

“性命都不保了,还讲什么仁义!”又有人说话。

“妖猴反天,已经是不仁不义,我们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卷帘环视四周,人人怒目圆瞪,群情激昂,他沉默一会儿,退了回去。他站回去时,还听见身边一个小仙的嗤笑。

突然玉帝一拍桌子,大叫道:“好!”

所有人都不出声了。九重天上只有玉帝一个人的声音在回荡:“花果山阴气过重,另有妖魔作乱,祸害生灵,数百年来已损我天庭神威。特遣我天庭三万神兵前去将花果山夷为平地,还天地一个太平——”

说着玉帝张开双臂,好像在等着群仙喝彩。

大家也都好像被玉帝的激情演说瞬间感染,纷纷鼓掌,请命前去。屠杀一座山,可比除掉一个妖王简单多了。

但卷帘没有动,他还是瞪大眼睛看着那些慷慨澎湃的神仙,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被玉帝的话感动成这个样子的。他又环顾四周,想看看还有谁像他一样。

没有人。

除了天蓬。天蓬的脸上挂着冷笑,手里紧紧攥着什么东西。

他们二人的沉默在其他人眼里,除了背叛与懦弱什么都不是。还能怎样呢?沉默吧,只有沉默。

九重天的四分之一领命清扫花果山,刹那间大殿已经空了一半。修为颇高却又不肯出征的,唯有天蓬一人,孤单地站在空地的中央。

沉默吧,唯有沉默。

突然一名白衣小仙风风火火地闯入殿中,口中高呼道:“显圣真君南天门外求见——”

声音又从在人群中弥漫开来。殿内虽然人数少了,但声音可比之前的几次都大。

玉帝:“可是赢了?”

那白衣小仙吞吐了一阵,才道:“真君的衣冠整齐刀刃雪白明亮,全然不似大战而归。他…他还说,要向天庭来领罪。”

凌霄宝殿炸了锅了。

登时有人站出来大骂杨戬:“当年的杨戬与那妖猴何等相似!怕是他还没有断绝反天的心思!”

有人附和:“像杨戬这种凡人的杂种,果真留不得!”

“是啊!怕是他和那妖猴孙悟空串通一气,意欲与我天庭为敌——”

天蓬听到孙悟空这三个字,突然抬起了眼。他想起银河边的对话,他有惑未解,必须要见孙悟空。

要见孙悟空,先要见杨戬。

天蓬上前一步,单膝跪地:“末将天蓬愿前去捉拿叛将杨戬。”


(十三)

从前在天庭,杨戬不常常见到天蓬,但在他的记忆中这个黑衣的神仙不该像眼前这般冷冽。

杨戬的三尖两刃刀背在身后,随时就能令人刀起命断,但他始终神色温和,甚至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

天蓬皱眉。

随天蓬一起前来的是天机狱的守卫巨灵,那个被孙悟空揍得鼻青脸肿的小仙。此时他威风至极,指着杨戬大叫道:“杨戬,你既然是来请罪的,还不快放下兵器?!”

杨戬瞥一眼巨灵,对天蓬道:“兵器自然要交,只是天庭就不问问我究竟为何而来吗?”

巨灵刚想接话,被天蓬挡了回去,他道:“为那只猴子。”

“那你说,为猴子什么?”

天蓬几乎毫不犹豫:“你来求天庭,求他们饶孙悟空一命。”

杨戬摇头:“命如何可惜。”

“他喜欢自由,我便向天来讨一个随心所欲。这是我许他的。”

“许他什么?”

“从前的花果山。”
“天庭若是将花果山的模样复原,我相信他不会愿意做齐天大圣。”

天蓬哈哈大笑:“不可能。”完了还补了一句,“不仅不可能,而且天庭还肯定要狠狠地罚你。”

“天庭要罚,杨戬甘愿深居天机狱,永不见日。”

天蓬才止住笑,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笑什么,有什么可笑。但他就是很想笑。他笑着问:“说得这么严重,那你怎么不跟那猴子一起反天?”

“反天何用之有?结局天命而定,他想要的只有被允许,才能真正实现。”

天蓬又问:“无论什么样的处罚,都心甘情愿?”

杨戬点头。

天蓬的眼前忽然闪过了阿月的脸。

“若是自由被天命所掌控,还是真正的自由吗?”

杨戬一愣。

等他回过神来,天蓬已经握紧兵器向他冲来。

(十四)

孙悟空身上的捆仙绳自动去除的时候,他已经独自在那座不知名的小山里待了一个月。

在这一个月里,每天都是沙子,沙子,更多的沙子。而孙悟空每天的脑内活动除了痛骂杨戬那小子没声响地消失还留了个捆仙绳,还有就是回味那个吻。

他偶尔会想起花果山的模样,想起菩提不痛不痒的咳嗽,甚至想起雨水打在身上浸湿毛发的感觉。

他成人形太久了,已经忘了做猴有多么的快乐。

他曾无数次地问自己,你快乐吗?学会七十二变战胜天下凡物,你快乐吗?挥棒震碎天宫瑶池吓退三军齐天为王,你快乐吗?喜欢用一生去信仰天命的杨戬,你快乐吗?

有过快乐,有过痛苦,有过激愤,有过落寞,有过欣喜,有过悲哀。

随心而处,是谓自由。

这一个月,是地上的一个月,是天上的一瞬间。

这一瞬间里,天庭遣人踏平花果山,妖怪的黑血淌遍了大地,焦尸散发着难以忍受的恶臭,处处弥漫着浓烟与大火。

花果山充斥着死亡的气息,十万妖众,在一瞬间之内,灰飞烟灭。

孙悟空回到那片土地上,再没有声音能回答他的怒吼,他也再没有什么机会放肆地流泪。花果山已经没了,那些生灵在临死时或许呼喊着孙悟空的名字,但于事无补。

那时,孙悟空被捆仙绳锁在那座山里。

孙悟空抬头。
云层之上站着的是李靖与哪吒,云层之上还专门设了座椅的,是太上老君。

没有杨戬。

孙悟空连棒子也来不及召回,大声喊道:“杨戬在哪?!”

李靖的面容冷若冰霜:“自然是天庭。”

“去天庭作甚?”
孙悟空一惊。这小子不会打到天庭去了吧?

李靖连动也没动,甚至嘴唇都没有蠕动:“自然是调虎离山,助我等围剿花果山。”

围剿花果山,这句话在孙悟空心里炸开了。还有那把捆仙绳……

这捆仙绳,是杨戬上凌霄前做的打算。孙悟空法力尽失一个月,正好是他与天庭周旋谈判的时间,若是成功,孙悟空或许会重新变成花果山无忧无虑的傻猴子,若是失败,天庭只会怪他杨戬一人。

可他实在没想到天庭卑鄙至此。踏平花果山,屠尽万物生灵,然后把罪名全部扣在杨戬头上。

调虎离山?不如说一箭双雕。

但孙悟空想不了那些。他说不出话来,登时傻在那儿,不知道如何反应。

许我情爱,许我自由,许我不屈从于天,原来都是为了一计调虎离山?

太上老君瞅准时机,立刻把手上的金刚圈向孙悟空砸去——

妖王已落网了。

孙悟空还是不明白,也不相信。他想,被抓也好,正巧问个明白。

「悟空传」戬空戬。正文(十一)

*没开车
*文来自傅阿斐


(十一)

被杨戬砸出个窟窿的那座山,孙悟空叫不出名字来。

那座山很小,不生草木,漫是黄沙。像这样小而不知名的山,天庭从不会放在眼里。

孙悟空坐在筋斗云上。这团妖云曾是花果山作乱的恶妖,专爱蔽日吞雨,害人无数。孙悟空统万妖反天时脚下踏的就是它。

你可知我亦如此?

孙悟空的脑子被这句话塞满了,他听见四周空气中不断传来各种各样语气的“你可知我亦如此”,他很烦,非常烦。

那团妖云呼啸翻滚着,上下颠倒地在空中乱窜。

孙悟空很烦,非常烦。

他抄起棍子使劲儿怼了那妖云一下。于是它不动了,悠悠地飘在空中。

杨戬拄着刀,注视着孙悟空驾云从山这头飞到山那头,再从山那头飞回山这头,来来回回,回回来来。

相看无言,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但有一种方法可以解决任何问题。

孙悟空从筋斗云上翻身而下,恰立在杨戬面前。杨戬只抬头看了孙悟空一眼,孙悟空就甩手把棍子一扔,一手揪住他的衣领,一手搭在他腰上,狠狠地吻下去。他撬开杨戬的防备,从唇齿到舌尖,迅速占据了整个口腔。

孙悟空的吻是侵占性的,热烈,急迫,不可一世。由双唇到颈间,舔咬,深入,试图在杨戬全身的每一个地方留下他的痕迹,红肿泛着情欲的痕迹。

热血一下冲上心头。杨戬手中的刀轰然倒地。

孙悟空应声略略松开他,嘴角挂着轻涎,眼睛微眯着,嬉皮笑脸道:“真君,刀掉了。”

杨戬瞥了一眼那躺在黄土中的三尖两刃刀,在孙悟空耳边呼了口热气:“你既丢了棒,我若不弃刀,岂不是欺负你?”

他说完,不等孙悟空反应便抓着他的手臂扔出千丈远。

孙悟空生生将山那头的石壁砸出了个人形的坑。他胸中渐泛起腥甜,又听杨戬笑道:“收拾你,也用不着拿刀。”

孙悟空上前几步。

杨戬也上前几步,似一阵暴风般又将孙悟空按在了那面石壁上。真气相触,他二人身后,唯见黄沙骤起。

孙悟空背靠着墙壁,双手被杨戬箍在头顶。杨戬的呼吸吹在他脸上,他虽有些愤愤却仍嬉皮笑脸地瞅着杨戬。

杨戬低下头,蜻蜓点水落下一吻,相触即离,丝毫没有拖泥带水。

孙悟空那双清澈的眼缓缓一眨。那意思是,就这样?

又一吻。吮吸,摩挲,品尝,他极温柔,但不容拒绝。由唇间滑向耳后,孙悟空身上的戾气被一点一点磨碎,他含住孙悟空的耳垂,用舌尖缓缓揉搓。

孙悟空的喘息中不小心漏出一丝细微的沉吟。

杨戬勾唇,放开孙悟空的双臂。孙悟空立刻又揪住他的衣领让两人的距离更近一分,同时在心里咬牙切齿。

输了。
不仅输了,还输得一塌糊涂。


「悟空传」戬空戬。正文(九)(十)

*部分改变来自《悟空传》原著
*文来自傅阿斐。


(九)

孙悟空立旗为王时,杨戬正站在大殿外。玉帝等人在殿内紧急议事,杨戬看见他们的脸上都挂着无尽的惶恐不安。

当事情超出神的控制时,这种表情就会浮现。

杨戬还是端正地立在那儿,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他看见玉帝正从远处向他走来,等他彻底到了自己的面前,惶恐不安已经全部消失不见。

玉帝换了一副面孔,慈眉善目,大义凛然:“杨戬,你虽身屈灌江口,但你的才能和你的孝心感动了天地,是时候让你成为真正的神了。”

杨戬缓缓地呼出一口气:“要我做什么?”

“妖王孙悟空盘踞花果山,对抗天庭。李靖等前去围剿,不幸败北,四大天王前去捉拿,也铩羽而归。”

杨戬全身猛地一震。
但他还是说:“我明白了。”

我明白了。
曾经也有过疑问,何为天,何为命?
一支箭射出去,都将到达神明意料之中的地方。这就是天命。

站在对立的两端奋战至死,这就是我们的宿命。

孙悟空大闹天宫,杀得天地震颤。
杨戬就职司法天神,受命肃清三界。

必有一战。

(十)

再见时,孙悟空金甲红缨,身后插着两面大旗。他是天地间的一抹红色,代表着无数在花果山死去的生灵。孙悟空的那颗心似乎浸泡过太多的鲜血,每次跳动都带着巨大的波澜。

孙悟空对天兵神将不屑一顾,更何况此时还不见天庭来了多少人。他大喝道:“又是哪个无名小卒前来送死,莫不知我齐天大圣孙悟空的名号!”

没有回答。突然土地开始颤动,无数的妖众从地底钻出来,在荒凉的大地上辟出一条大路。

杨戬乌冠玄甲,刀光泛寒,由远处款步而来。

这时孙悟空才看清楚了。

他抚掌而笑,道:“真君是稀客,不知真君带着多少兵马来杀我?”

“只我一人。”

孙悟空不动。

“怕了?”

孙悟空笑。

霎时一刀一棍,兵刃相接,金光乍起。花果山的妖魔注视着这场神魔大战,他们看着两股真气分离聚合,相斥相吸,直冲入云层当中,向西愈远了。

杨戬握住定海神针,趋步向前。他的每一式看似精准,实则招招漏洞百出,作茧自缚。他与孙悟空斗,不是斗输赢,而是斗自己的心。

孙悟空突然奋力挥起右臂,身上金甲支离破碎,露出带着血痕的赤膊。杨戬被他的定海神针甩出去,砸进一座不知名的山丘。

轰然一声巨响,山崩地裂,土石满天。

杨戬提着刀站起来,胸腔之中渐泛腥甜。
孙悟空枷锁已除,早不是当初的那个孙悟空了,这天地间,也怕是再无他战不胜之物。杨戬天眼未开,论道略逊一筹。

漫漫黄沙之中,他看见孙悟空的影子越来越近。

直到面前。

很近。

真的很近。

“杨戬。”他唤。

“嗯。”

良久无言。

孙悟空又突然说:“你我联手,可以做成世间的任何事。”

“没有天庭的允许,任何事都不可能存在。”

“你我之间也是如此?”

杨戬猛地抬起头,那双鹰一样的眼睛笃定地看着孙悟空。他说道:“天命难违。”

那片缥缈朦胧的银河边,也曾有人经受着求之不得的痛苦,对孙悟空说出天命难违四个字。不知他还依然坐在银河边看那么久的月亮吗?不知他最终找回自己没有?

孙悟空没有。他自以为无所牵挂,可当他挥起棍棒的那一刻,有张脸他忘不了。

那张脸此时此刻就在他的面前。

而且很近。

他正色道:“杨戬,你要取我性命,维护你所谓的天命,我都不阻你。只是听我说完一件事。”

陪我聊天打架的人是你,为我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人是你,助我冲破窠臼的人亦是你。这世间一切的因果,都是你。

天地之灵石身不死而形不灭,我但愿永不忘你。

他飞速整合着脑子里浮现的这些字,努力让它们听起来不那么肉麻。

于是他当机了。

杨戬笑道:“我明白。”

孙悟空愣了一下:“我还没说呢!”

“你可知我亦如此?”

“……”
杨戬看到面前的那颗心突然跳得很热烈,削减了方才的戾气。

又是良久无言。
风沙始终在狂啸,脚下踩着的也仍然是崩析的土地。

孙悟空是一只很直白的猴。
此时他想,飞沙走石寸草不生之地,很适合跟天庭派来追杀他的神将谈个恋爱。



以后的事,不如以后再说。

刚刚听歌,突然觉得这几句带入感特别强。

不管如何奋战纠缠,结局还是失去你。

明明知道结局如此,却还是不肯放手。

这世间的一切因果。

都是你。